盐汽水泡饭

无永恒【sj】

ooc/第一人称/短小

“呐呐,sho桑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吗?”

“上周去花店买些玫瑰,碰巧那个小店员是我的fan呢(笑),我临走的时候还多给了一束紫色的满天星【这是干花…不需要照料也会常开的永恒的花…我也会,也会这样永恒的为松本桑应援的!】那孩子当时是这么说的呢,看脸好像17,8岁左右,是她这个年纪会说的话呢(笑)。但在那个晚上我被拍了呢…内容是什么来着…哦,井上她搬新家了,理我家挺近的,邀请我去做客,刚好那天是没什么安排啊,空手去又不好,觉得她刚搬家花瓶大概还空着吧,就顺路买了束玫瑰,结果被周女拍到小题大做了…不过我也习惯了。”

“前几天出外景的时候再路过那家花店时,看到门口的弃物箱里堆满了我的杂志和shop,回家以后看到随意插在玄关花瓶里的那束满天星也皱巴巴的缩在一起,干花也会脱水的啊,和刚带回来时完全不能比了(笑)。”

“没有永恒的东西呢sho桑…没有什么是义无反顾的单箭头,花和女孩不是…当年的我也不是…”

都,不是。

----------------------------------------
🍚随手扔了个短片,就今天看到家里的干花竟然缩水了就想到写这么一篇出来呢www毫无逻辑十分ooc,大家看的开心www

自己做了蛋糕和松露一起给松润过生日!
很幸福啊💜
阿润少年15岁生日快乐!
喜欢你很喜欢你💜
这是我为你过的第二次生日啦,非常荣幸!
能遇上你, 真是太好了💜

sj❤💜透明人今天不上班

万年拖更怪的小段子时间
超级ooc
透明人视角
半对话体小段子
超傻微甜
一发完超短小

【某日的sj迷妹群中】
迷妹1号 :今天的vs岚你们有人看了吗听说有糖?真的假的超好奇!

迷妹2号: 相信我,是是是大糖!【快要窒息】

迷妹3号: 【楼上才窒息?我早就被甜死了】

迷妹4号: 啊啊啊啊啊他俩今天是真的,为他们的爱情哭泣,我可以再磕100年!

迷妹5号: 说!今天你们里是谁去绑架透明人了!我要给你发奖金!还有下次我们一起去!

迷妹6号:+10086

迷妹1号: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迷妹2,3,4,5,6:你错过了全世界!

“我才不是被绑架了…我是你们想绑架就绑架的吗?”身为透明人的我心中不经吐槽起来,偷偷进群在屏幕的另一边看着这些疯狂的少女,

想到:
原来我偶尔请假不上班可以让她们这么快乐…
原来两正主可以在我不在的时候甜的这么不像话…

透明的手指灵活的敲打在屏幕上,切换到刚刚截屏下来的几幕:

【开场talk时sbr的手在镜头扫过时
不经意的轻轻推搡着yjx】

【在嘉宾游戏环节时两人肩并肩的说小话
yjx的唇几乎贴上sbr的耳朵】

【松本润后一秒宛如包子时期的笑颜与发红的耳朵】

【最终胜利时yjx毫不犹豫抓起sbr手的那一刻】

“太不像话,简直是甜的牙疼。”颤抖着手指…
此刻我的内心中响起了久久不平的咆哮:
“真是的,我平时上班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啊!这么甜不是皆大欢喜的事吗,我的志向可是做一个潜伏在案发现场帮助破案的透明人啊!!!你们这是在浪费国家资源!要不是那个溜肩仓鼠开的时薪够高谁乐意一天到晚夹在你们当中还一直被美少女们谩骂啊!!!!!你俩太闷骚了吧…”

  

“叮铃铃————”
“喂,谁啊?”
“我是樱井,透明人桑,你明天能回来上班了吗?”
“樱井君啊有(我)什(能)么(拒)事(绝)吗,我可能最近不来上班。”
“润说我这期做的太过了,又让推特炎上了,但是没有个人挡着总会得寸进尺啊…”
“这样啊,但是…(yjx你知道什么叫拆人cp天打雷劈吗!!!我不想背锅!)”
“我会给你涨工资的,就这样啦明天一定要来上班啊,否则我晚饭会危险的!所以拜托你啦。”

嘟嘟嘟————

你个只知道吃的溜肩仓鼠!
我告诉你!
我不上班!

  
【又是某日的sj迷妹群】
迷妹1号:诶,你们看他俩最近又有距离感了
迷妹2号:有组队去偷透明人的吗!
迷妹3,4,5,6:+10086!
迷妹7号:你们懂什么这叫距离产生美!






异常丑陋的生贺,都是神仙太太啊!
但是还是不要脸的发出来了…
轮了一圈,
这是为二宫先生庆祝的第一次生日,
早上和抱枕一起吃了蛋糕哈哈哈,
很快乐了💛
nino生日快乐!

润润!22周年入社纪念!✨
感谢你的出现,
愿明天的你比今天的你更可爱!
包子搞笑的初心,
一直都在💜

画技残废…土下座

【渡猫】The devil's gentle

私设有!✨
文笔没!✨
此片主题含(花吐症✨
描写一堆废话✨
一个小透明接近于小学生文笔的产物✨
——————————————————————————————
“诶诶,猫田桑,你知道彼岸花的花语吗?”一个刚来的实习小护士突然搭话,叫住了走向休息室的猫田。

“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猫田沿用着“女版渡海”的个性冷冰冰的说着,并没有停下脚步。

但是这位小护士的语气倒是不减温度,
“传说中是恶魔的温柔哦。”

恶魔的温柔?
两个门不当户不对的词语,可总觉得意外的合适,
为什么呢?

但比起研究这种事情,猫田似乎更乐意睡觉,
不,应该说睡觉是她最喜欢的事,最好的放松方式。

此时的休息室里静的出奇,虽然平时也没有很吵,毕竟只有渡海和自己…
这个名叫渡海的男人仿佛像迷一般的,

让猫田看不透,让猫田些许好奇,也让猫田有一点点喜欢,不过她只是单纯的喜欢他的技术与强大,猫田一直都很欣赏这样的人。

就算这人是被人称为“手术室的恶魔”渡海,但是猫田一点都不在乎,因为总觉得他跟自己很像,而且总有感觉到来自他的不一样的温柔,但是猫田只认为可能只是自己的错觉,她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

这大概也是能与这个人相安无事的共用休息室的原因了

猫田坐在自己的床位上,不知为何没有那么困了,
是睡着了吗?

“就看一眼,一眼。”她想着,寻着细细的呼吸声走到了休息室的尽头——

午后的阳光透过了窗帘的细缝照在眼前男人的脸上,没有散去的烟味在猫田小姐的身边环绕,不知道何时猫田小姐已经不怎么讨厌这种味道了…

反而让她觉得安心。

“这哪里是恶魔,猫田凝视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睡颜——

平时散发凌厉眼神的眼睛安然的闭着,
平时轻笑他人的双唇静静抿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淡淡的好看的弧度…

明明像个天使。”猫田小姐发自内心的莞尔一笑

对于这副只有自己能看到的模样,竟有几分的欣喜…
这种情感,是怎么回事?心,跳的好快…

喉咙好难受。

“咳咳咳”压低喉咙一阵轻咳——
手掌间赫然躺着几丝玉白色的花瓣,彼岸花的花瓣。

“小猫今天也没来睡觉啊…”渡海望了望猫田平时睡得那张床,没有一丝的褶皱。
心里奇怪着这个与自己一样把睡觉看做人生第一大事的盟友是不是最近咖啡因摄入过多了…

“猫田小姐,你没事吧”美和试探的问着,虽然也怕被骂但是自己眼前的猫田的面色真的是惨白,就算戴着口罩也还是捂着嘴咳嗽,而且已经两天没有看到她去休息室睡觉了。
“我没事。”猫田沙哑的回答,

没事?面容以咳的毫无血色,咳出花瓣的数量越来越多,不知为何的脑海里全是那个男人的身影与面容,但是像猫一样的她怎么会如此容易承认自己的情感。她能够做的也就是让自己避之不见,用牺牲睡眠的方法。

“我觉得您应该去休息室里躺一会,世良在一旁也担心的脱口而出, 莫非渡海医生前些天针对您了吗?”
眼神里只透露了一个含义:我懂你。

——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们…咳咳咳咳”刚想教训一番眼前的两个“多管闲事”的后辈,可自己已经咳的没力气了,但是有那个男人在的休息室猫田小姐又怎么会去?怎么能去?
花瓣多的快从口罩了漫出来,两天的时间玉白色的花瓣以现淡红,猫田只好快速的捂好自己的嘴,微微艰难的回答他们自己会找地方休息,让他们好好工作。

来到一个无人无物的储藏室,猫田轻轻的把门掩上,不上锁
——在每次进出休息室时养成的习惯,对方也是一样,两个人在无意之中好像早就产生了许多不成章的约定,并且都默默地遵循着。

瞬间瘫坐在一旁布满尘灰的沙发上,摘掉口罩后的花瓣零散的飘落着,一丝一丝的淡红花瓣粘连在衣服上,飘落在地板,成为了灰暗无窗的房间里唯数不多的色彩,就仿佛是渡海出现后自己内心的写照…

因为两天没睡午觉的猫田小姐实在是困了,不顾身上的花瓣,闭上眼就睡着了,

梦里,她听见了渡海的“小猫~”里的温柔;她看见了自己睡醒时渡海为自己放在一旁的鸡蛋拌饭与身上盖着的黑色毛毯;她闻到了渡海熟悉的烟味与花瓣的气味混和在了一起,她想起了那天下午看见的那张睡脸,她发现渡海早就占据了自己的生活,发现了自己的喜欢之情,发现自己早已渐渐陷入这种温柔。

“早上好。”
当傍晚的夕阳刚刚爬上天空,猫田小姐醒了
“嗯,早上好小猫。”有回应。
猫田楞了神,怎么会有他的回应?
等等,我这是在…休息室!

猫田闭上里眼睛,重新躺了下来,正当她认为自己还在做梦时,被一口花瓣给呛清醒了,
鲜红的花瓣衬在身上的黑色毛毯上格外的刺眼…
猫田小姐刚想开口,
渡海却直径走到自己的面前,拾起花瓣把玩着
“在那种地方睡不好的,是我把你抱回来的。”

这样平平淡淡的说着

“世良那个碍事的家伙以为我针对你,对我可是进行了一番的控诉,真是的,刚刚回来的路上 他还一度认为我是想灭口…一边说一边做一个无奈的表情,

我,可是把我为数不多的温柔都给了小猫你呀。”
猫田看见了眼前这个“恶魔”眼神里是与做手术时反差360°的温柔,心里像是被小猫的爪子挠过湖面,泛起软绵绵的涟漪。

“我,一直都很喜欢小猫你呀。”

花瓣在喉咙中翻滚着,心也跳得越来越快,脸随着夕阳的照映变得通红,面前的这个人凑了过来,猫田变的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干脆闭上

“这样的反应…其实小猫你也喜欢我的对吧?”磁性的声音在耳边说着,痒痒的。

喉咙也痒痒的,正当花瓣要从嘴中掉落之时,一个轻盈的吻贴上了她的嘴唇,湿湿的吻了很久,却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花瓣消散了,
一点点,溶于自己的口腔,泛出温柔的甜甜的味道,

猫田小心地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人静静贴着自己的唇,第一次正面面对了这种温柔,她小心翼翼地张开嘴,回吻了自己眼前的人…

渡海的眼神闪了一下,笑了。
“没有猜错,真是太好了。”
猫田沉浸在对方的笑颜里也甜甜的笑了。

只属于自己的“恶魔”的温柔,真是太好了。

——————————————————————————————
✨终于码完字啦!
✨其实写完以后自己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如果大家能喜欢,那就太好了。
✨这里个人是非常喜欢彼岸花的,看到花语以后就觉得特别像这对bg,两个小恶魔之间互相的温柔,真是太好了!文笔不够请多见谅,努力提升希望能够产出更好吃的粮🙏

他真的好好看啊啊啊啊(ಥ_ಥ)
不加滤镜就这么好看,
为自己的熊骄傲了,
嗯,取名叫“松露”来着👌

今晚的道明寺啊啊啊啊——
突然的想“文艺”:
不管20代还是30代,
世界的道明寺永远是松本润!
欢迎回来,道明寺💜💜💜💜💜
也谢谢你,润润,
做回了自己,但又留下了不可一世的辉煌✨

*日常毁爱豆
超级努力了,我…大概是天赋为负的吧。(不会画画星人)
那个这里努力码字,争取这两天内把sj《也好》的第一章吐出来(超级短小的)
顺便因为脑洞大,近期准备开个竹马新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填完我也不是很清楚)
啧啧,这边废人一个了🙏